秋卒

天很冷了 早上阳光现在外套上能感受到一丝暖意 喷气飞机拉了一条带拐弯的屎

(334) 764-8507

鱼多多小朋友今天发烧了人生第一次发烧,38.5精神还算不错,吃了退烧药睡着了,不知道半夜会不会醒,可能是奶奶感冒传染了,全家人都不舒服。十一不太舒坦。

搬瓦工

搬瓦工续费第三年

突然发现上不了网 博客也打不开 才发现主机到期了

时间过得真快

账单跟着美元升值也从76涨到78

我的高考

以免我自己将来忘记,申明这是一场梦。
那些爱些日记的男孩总会爱上那些不爱看日记的女孩,而爱写日记的女孩总会爱上爱写日记又同爱看日记的男孩吗?
昨天又是一个比较纠结的晚上,我竟然被吃什么问题给难倒了,我此前觉得自己有猪的品质,什么都吃,晚上回来之后上网MJ说晚上看见我眼睛血丝很重要早点睡觉,应下之后洗脸洗头刷牙睡觉,临睡前想看会书,打开了电子书两眼困意猛然袭来,无力抗拒,关灯睡觉,这算是这些日子以来我睡的比较早的一次了,过了十二点就睡。
早晨八点一刻就醒了,四面钟的闹钟不能识别工作日和非工作日,所以依旧很准时的嘀嘀嘀的叫了起来,并且也闪着自己的光芒,因为昨天周六的工作,所有手机的闹钟也是选中了每天都开,昨晚睡的早根本没有记得还有这茬,于是今天早晨这两个家伙都一个时间开始喊醒了我,我伸手很快摸到了手机碰关了闹钟,又伸长手柄挂掉了四面钟,但是醒了,虽然还没有醒透但是也绝对不属于在睡着的状况了,拿着手机在床上就这么玩,玩玩软件游戏论坛,混到十点多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梦。
梦里我在参加我人生中的高考,旁边做的是小婉姑娘,这个90后的房客,考的题目是数学,我能看到的就是包括我的周围的四个人,前面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大家都做题做的很快,我突然梦境里我是这个已经高中毕业很多年的人去参加高考的状态,很多的题目完全跳跃出了我的记忆之外,我考场上心慌慌的,想趁着监考老师没有注意的时候抄个几题,可是只看到其他人的选择题,那些大题我就很头疼的视线模糊了,真实该死的自己啊。最后其他人都做完了,我还有整整一面的题目还没有写,很是失望,醒来还在想,高考究竟给了我多大的阴影?又概要持续几年才不能做这么考场的梦。

6089436636

我开车开的歪歪扭扭的进了中学的校园里,然后把我的桑塔纳2000停在了教学楼的前面,我转了一圈准备出学校,这时候我拿了钥匙开门进车,插上钥匙发送引擎,熄火,任凭我怎么使劲都开启动不了这辆破车,车旁不停的有人经过,好在大部分人我也不认识,他们也不认识我的样子,没有人看到我默默的在车里发动油门的窘态,我还是很耐心的发动这汽车,可惜他死活不听我的指示,于是乎看了看车子的型号——桑塔纳2000,手机上网搜了 桑塔纳2000 如何发动,我都忘记我是如何来的了,这个时候同事老马出现了,他带着他爽朗的笑声说的大意是:车子发动不了了吧,还上网查。我没鸟他,继续查着怎么启动我的汽车。
后面的好像也没有内容了,我被自己急醒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梦里是怎么回事,梦里我拧住了汽车的钥匙死活都启动不了,梦里思考的方向是自己发动错误了,完全没有诸如油没了、或者汽车坏了等等的因素。
这不是第一次梦里开汽车了,我总觉得自己有一位神人,驾照嚷嚷了三年多了也没有开始报名,梦里开车从不出事,而且开车的感觉很好。老爸说等四桥开通了直接买辆车吧,我有点乱想了。

重返镇中学

周末回了一趟中学,骑车摩托车在学校里面狠狠的转了一圈,我的中学大变样了,从中学出来去江边呆了两个多小时,一直走到江边里滩涂最里面,我离江水大概还有十步左右的样子,我从后屁股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钱扔进了江里,扔完心情莫名的好,就是扔的时候太过用力手甩的发疼,后来在江边的柳树林里发现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生在远处荡悠,可惜跟我不是一个方向,我在柳树林里找了处能看见我停在江堤上摩托车的地方铺了一张纸坐下,嗑完了一袋瓜子喝了一瓶可乐,来过两拨中学生样子16、7岁青年,其中一拨几个在望江亭的下面散烟抽,另外也有几个往江边追逐着飞奔而去,我在远处看着他们奔跑时的侧影,我想这应该很像十年前的我,玩起来无忧无虑,不知疲倦。
后来回到亭子里听着无印良品的歌,旁晚已经没有人在来这里,我坐下依靠着栏杆睡了一觉,接到爸爸的电话说五点半左右回去,睡了约莫二十分钟,走的时候天很好,太阳缓缓送来温暖,一路上江风习习,太美的周末。

老人们

今天晚上提前回来吃饭,爸爸的以前一个同事儿子结婚,吃完跟一个老经理聊天,我什么也不说,坐在一边听着,感慨着人老了。
以前中学的时候住在爸爸的单位,经常和他们吃饭,他们中午喜欢喝酒,二锅头56度,觉得时间走的真快,有那些曾经的日子让人那么的回味。